Archiver 导航

百科知道 | 资料 | 证券
教育视频 | 百科视频 | 网址导航 | 游戏 | 搜索
设为首页

证券财经 ☆ 一次正常报道被002157正邦科技指控“敲诈” 发生了什么?

[ 个股 2019-07-10] » 一次正常报道被002157正邦科技指控“敲诈” 发生了什么?

一次正常报道被002157正邦科技指控“敲诈” 发生了什么?

一次正常报道被正邦科技指控“敲诈” 发生了什么?
2019年07月09日 23:03 华夏时报

https://finance.sina.com.cn/roll/2019-07-09/doc-ihytcerm2510128.shtml




  文/金微

  一次正常的职务报道行为,因为一篇企业敲诈勒索的指控文,闹的沸沸扬扬。这中间发
生了什么?

  最近不少同行关注到正邦科技对华夏时报的指控。作为当事人之一,我觉得有必要站出
来说说这事。一来为了不要偏听偏信,二来也为了更好地让大家了解来龙去脉。

  7月8日、7月9日,正邦科技在多个网站发表文章《震惊!2小时44分钟的录音记录 华夏
时报敲诈勒索正邦科技实据》。

  这个事的由头是我在2019年6月24日刊发在华夏时报网上的报道《正邦科技屡遭环保罚
单 环保部督查组曾点名批评其旗下子公司》,该报道刊发后,生态环境部回应称将严肃查
处。

  原本以为事情早已过去,企业、监管、媒体各司其职,我也算完成了一次有回声的报
道。但没想到,还有后续的风波。

  我是华夏时报记者,作过农业、产业、金融等多个领域,现在主要关注证券领域,有些
报道跨界几个领域。因为报道上市公司,自然会关注到今年的热点公司、大牛股“正邦科
技”。


  2019年5月20日,一位江西吉安的农民向我发来信息,反映正邦科技在当地污染环境、
民生款项被占用等问题。起初我没有在意,但其后该农民又多次向我反映正邦科技污染、官
企勾结等问题。他所在地方就是正邦科技定增的养猪项目之一。

  这几年,随着中小散户的离场,正邦科技持续扩张,是规模化养殖的一个标本。6月18
日,正邦科技又要扩张养猪了。其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批复,核准公司非公开发行不
超过4.68亿股新股,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9.9亿,用于两个生猪养殖场建设等。

  证监会对正邦科技的定增计划提出了总计13个问题,其中第一个问题即提到:请补充披
露母公司及合并报表范围内子公司因环境保护、安全生产、食品质量受到罚款以上行政处罚
的情形,是否已经整改完毕并获得有权机关验收,是否属于重大违法行为,公司对下属子公
司的管控能力,环保相关内控机制是否完善,是否运行有效。

  证监会之所以这么提,是有原因的,2018年以来正邦科技先后曝出黑龙江肇东养殖场、
江西安福养殖场污染事件,被环保部、中央环保组通报,这两件事比较轰动。但还有未广泛
报道的情况,正邦科技在回应证监会意见中,像红安环保局、江西新干环保局、扶余环保
局、崇仁环保局等2018年均给正邦科技开过罚单,处罚的原因包括单位颗粒物超标排放、臭
气浓度超标、利用渗坑排放水污染物、设立暗管排放污水等。

  正邦科技答复证监会称,上述污染均已整改完毕,公司高度重视猪场环保建设、环保事
业部的运营活动独立于业务部门,负责制定与养殖业务活动相关的环保制度,落实并监督各
分子公司在日常生产活动中废弃物处理及其他环保事项等。

  正邦科技虽然回应说污染问题都整改解决了,且有系列的环保措施等,但记者又接到关
于污染的投诉,自然而然会关注此事。适逢6月,江西进入雨季,当地农民再次反映正邦科
技排污问题,称经常是下雨天会排污,并向记者提供了污水排放的视频照片等。

  我认为有视频有照片,基本可信,但是,还是不太敢相信:这么黑臭的污水会大大方方
地从正邦科技排出来吗?

  因为按正邦科技官方的说法,其公司扩大规模的背景正是国家对环境越来越严格的现
实。“中小养殖户因资金短缺、环保压力等因素加速退出市场,公司抓住行业集中度快速提
升的历史机遇,急需资金用于启动新的生猪养殖项目。”也就是说,环境问题恰恰是正邦科
技视为扩张的契机。公众有理由相信正邦科技所说,他们的环保做的好。

  另外,在猪瘟肆虐的情况下,正邦科技多次声称养殖场从没有过死猪的情况,公众也有
理由相信。


  但是作为媒体人,我们会留有一些存疑,比如我们会关注到江西安福猪场就曝出大量死
猪乱扔的现象,引起当地公愤。我还接到农民爆料,当地猪场也有大量死猪,还给我传来视
频,由于死因不明,这个话题我并未作报道;但无论是死猪问题还是污染问题,都是民生问
题,我对此类问题的报道属于正常工作。


  当然,对于农民所反映的养殖场污染问题,并不能只凭视频照片就行,我对当地进行了
实地采访,对村民反映的排污问题现场取证、拍照等。还对沂塘村农户进行采访问询等,包
括他们反映排污多年,举报、上访、投诉等,没有用,包括他们还围攻过正邦科技养殖总部
所在地等。

  有了这些证据,我希望获得正邦科技的回应。通过正邦科技的官网我先是找到董秘处电
话,董秘处又安排媒体人员与我对接。

  6月11日,我正式向对接我的正邦科技媒体负责人葛名杨发去了采访函,包括涉及的吉
安猪场污染等问题,希望能作个答复。从6月11日到6月24日,期间我联系正邦科技,未获得
答复。


  6月21日,我再次联系正邦科技,葛名杨的回复是“在走流程”;都十天了,还在走流
程,这效率!?说实话,如果不是因为农民的诉求、我不会介入此报道。再说,我们工作确
实有截稿时间等问题。

  6月24日,正邦科技的另一位叫罗开怀的人士电话联系我,邀请我到总部,未说明是要
去采访。我认为我一定要明确是否对我的采访答复,如果不是采访那我还去做啥,罗开怀用
微信告诉我说:“我这边向分管副总汇报一下”、“我们就是见个面,聊一聊,跟您学习学
习”。


  我认为,自我们提出采访申请,已经过去两周了,仍然是些套话,没有诚意。从6月初
到6月24日,我们关注沟通正邦科技的时间已经够长,我如实在文章中用了正邦科技“在走
流程”等内容,履行了正常发稿流程。这个报道内容都是公开的,各大网站均有,具体见:
《正邦科技屡遭环保罚单 环保部督查组曾点名批评其旗下子公司》。

  6月25日,报道刊出后,葛名扬质问我说:我昨天罗开怀邀请到公司来采访、我们都向
分管副总作了汇报等。

  我认为对我的指责不实,具体原因有如上对话记录为据。因为我是记者,写稿是我再正
常不过的日常工作,对两周多不答复的公司,我很少见,难道我要在这个问题一直耗下去、
等下去吗?!


  6月26日,葛名扬约我希望就此问题当面沟通。我按葛名扬给的定位到正邦科技总部,
确实挺远的,打车在南昌拐来拐去有些拥堵的路上,花了一个多小时。

  葛名扬大概四五十岁吧,很客气地接待了我。就在正邦总部办公室,现场共有三人,除
了葛名扬,还有另一位工作人员,拿着纸笔。既然是采访,我当然要录音的,征求了他的同
意,葛准备了提纲,前面照本宣科地念了几个问题。

  因为我现场提了额外的问题,与葛名扬争了起来,主要是涉及吉安养殖场的污染,葛名
扬说:你不能只听老表说,老表怎么说的,那是否污染应该由环保部门检测认定等。我当时
一想,那么黑脏的臭水排放,而且臭气熏天的,常识判断不起作用了,但继续撕下去也没啥
意义。

  除了这些事,我还向他提了关于猪周期、规模化养殖等问题,因为我也在想,规模化养
殖和小散户的养殖,熟优熟劣,正邦当然说规模化养殖好,因为减少猪周期震动,减少污染
等,而且猪场从没有发生猪瘟。整个采访直到晚上六点多才结束,总计录音一个小时零5
分。

  采访结束,我要离开,葛名扬说这么晚了,就一起吃个便饭。我婉拒,葛名扬说,菜都
点好了,不要浪费了。其实开始我没有和正邦人员吃饭的念头,可能是“浪费”这两个字打
动了我吧。加上葛名扬说带我看看正邦的总部,指着门口的人说这是新招进的大学生等。还
说就是个便饭,就在几十米开外的正邦科技的餐厅。

  饭桌上我们主要话题是正邦科技,听他说正邦科技的大发展,包括在广西新疆建分厂
等,受到领导接见、被各大央媒关注报道等。

  吃饭时间大概一个小时,我告辞离开。

  这时,葛名扬说有同事要回红谷滩市区,要顺带送我,还在该同事的车里放了三盒土特
产,这些东西,我自然是不能收的,应该还留在正邦科技人员车的后备箱,希望不要误会。

  在路上,正邦科技人员在路上一直聊,从老乡、工作经历等说起,最后也说到希望解决
稿子的事等,也聊了些彼此生活工作等。


  6月26日到6月27日,正邦人员又多次以老乡之名,希望与我能沟通,希望摆平此事。6
月27日大早上,正邦人员又来微信等说是否有沟通反馈等?

  由于多次询问,我也很为难,只好向报社有关人士反映此事。可以确定的是:6月27日
之后,在正邦科技发文之前,正邦人员和我再无有过任何联系,我也再无和正邦科技有任何
联系。

  有些意外的是,6月27日下午,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,有记者问到关于正邦科技的污
染问题,其主要是援引我的报道,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回应称,已关注到相关报道,生态
环境部有关单位正在和地方一起研究解决问题。“不管是什么样的企业,不管是多大规模的
企业,只要是违反了生态环境的法律法规,一定会得到严肃查处。”

  我认为:我的报道系当地农民主动投诉、记者现场采访、结合上市公司公告等写成,所
有事实来源均有依据,不存在虚假报道。对涉及重大民生类话题进行报道监督,确系记者正
常的职务行为,也没有违反相关的新闻采编纪律。

  再后来的事,大家可能都知道了。

  2019年7月9日,正邦科技官微发表了《震惊!2小时44分钟的录音记录 华夏时报敲诈勒
索正邦科技实据》(简称“震惊文”),各大网站转载的也基本上是来源于正邦科技。这篇
名单对我点名道姓,对我构成重大名誉伤害。我这里对文章涉及我个人报道的部分作出回
应。

  1、震惊文称,金微承认这则“新闻”确实存在瑕疵失误。

  回应:我从未说过我的报道存在瑕疵等问题,只是说过采访沟通存在问题。如果报道存
在瑕疵,正邦科技应该指出来,而不是含糊其辞地说旧闻、子虚乌有等。

  2、震惊文称,6月26日、27日,正邦科技相关人员与华夏时报人员进行了交涉,并从中
得到了答案:华夏时报炮制“新闻”原来是为了敲诈勒索所谓的“合作费”。

  回应:原来,6月26日正邦科技邀请我到公司采访,是个鸿门宴。当然,作为记者,我
秉承最大的诚意,不远几十公里的到总部采访。整个采访时间总计一个小时零5分,有录音
为证,不存在所谓敲诈勒索“合作费”之说。正邦科技有意混淆视听、张冠李戴,以移花接
木的形式将事情栽赃到我身上,我表示无比愤怒。

  3、震惊文称,华夏时报拿“旧闻”说事蓄意在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前发布这则所谓
的“新闻”,意图安在?

  回应:6月24日,我们按正常流程进行了报道,6月27日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,国新办
在发布会上回应了此事,我没有料到,再说我们怎么可能会左右国家的新闻发布会,我不过
履行了一个媒体人的正常监督报道而已。

  4、震惊文称,这则新闻可以说完全是“旧闻”拼凑而成,所说的污染问题,要么是子
虚乌有的随意假定,要么是早已完成整改并通过了环保验收的“旧闻”。

  回应:关于本报报道的浬田猪场养殖污染排放的问题,有视频有照片有现场采访,是事
实客观存在,不存在子虚乌有、随意假定;关于所谓的旧闻,本报作了客观引述,均来自正
邦科技的公告内容,还有环保部对黑龙江肇东、江西安福等地污染事件的通报。至于红安环
保局、江西新干环保局、扶余环保局、崇仁环保局等开罚单的事情,均来自公司公告,只不
过此前从未有媒体披露,本报应该是首次报道,当然是新闻。至于说正邦的污染治理,我们
特意引用2018年年报内容:正邦科技在2018年年报中称,高度重视猪场环保建设,一方面,
公司组建了专业环保公司,为公司及客户提供猪场环保方案设计、环保投入筹划、环保设备
采购与安装等服务,提升了公司环保处理水平;另一方面,公司积极发展种养结合生态养殖
模式。

  5、震惊文称,近期根本没有外人进入猪场里面。那么,华夏时报刊发的这则新闻的配
图是哪里来的?

  回应:我的照片就是在现场拍的,除了报道刊发的两张照片,我还有十几张现场照片。
至于我如何进的?因为农民已对正邦科技的污染深恶痛绝,都希望我来采访,几个农民陪着
我进的现场。对农民反馈的问题,我进行了认真调查取证,现场采访。其后,农民还把我送
到车站,反映其他问题,这几天还不断提供证据等。正邦科技不去想想为什么,却疑惑我有
没有进到养殖场。不信的话,我再发张没有公开过的图。


  6、震惊文称,华夏时报不等正邦解释说明,迫不及待抢先发稿,当天要采访又以“现
在忙”为由未去等说法。

  回应:关于此,我在来龙去脉有过详细交待,我们履行了正常的工作流程,系正邦科技
久拖不回、态度傲慢、戏弄记者造成的。试想,一个新闻采访,如果拖了两周多时间,仍不
给回复,约记者到几十公里之外的总部采访,一会还是说要请示领导一会又说是去公司聊
聊,没有丝毫的诚意,如此对待新闻工作者,岂当猴子一样戏耍。记者按正常流程报道之
后,却又倒打一耙诉屈说本报迫不及待的抢先发稿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,难道世界都要
围着正邦科技的领导转才行?!


  综上,我所报道的新闻,是经实地采访而形成的客观报道,内容属实,且事后环保部等
部门也对此做出回应,该新闻报道系媒体履行新闻监督职责的正常报道。正邦科技在报道发
出之后,不是积极整改,而是反复提出要求删稿等要求,要求联系报社相关人员等,一步步
下套,丝毫不提要解决当地的污染等。

  农民投诉污染问题久拖不解,其声音无法被听取,无奈才找到媒体希望反馈。在当地采
访时,老百姓(59.880, 0.21, 0.35%)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格外深刻:正邦科技老总林印孙
作为人大代表,在我们这污染了环境,还在电视机前言之凿凿地说为百姓服务、给百姓方
便。请问,你真给老百姓你方便了吗?除了留下污染,我们这还留下什么?!

  正邦科技如果真正正视农民的权利,正视环保问题,还会来这么一出大戏吗?

  记者只是履行正常工作,记者的工作没有什么神秘的,不怕公开,也不怕撕。

  2019年7月9日

* 【tags: 证券 财经 风机 金融 暖通 基金 空调 】
CopyRight(c) 2007 -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 【赣ICP备12001042号】
触屏版 | Archiver | 简介 | 帮助 | 留言 | 关于 |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